闸北区门户
更多分类

环亚是哪里专访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中古文化交流是跨越大海与陆地的对话

2020-10-10

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

编者按:今年9月28日是古巴共和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交60周年纪念日。自1960年建交以来,环亚是哪里中古两国同呼吸共命运,建立了跨越半个多世纪的深厚友谊。习近平主席曾说:“中古是好朋友、好同志、好兄弟,有相同的理想和信念。”近年来,中古双边合作在各领域都取得丰硕成果。值此建交60年之际,人民网推出系列访谈,从多角度讲述中古友谊故事。

今年是中国古巴建交60周年。半个多世纪以来,双方人文交流不断,硕果累累。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诗人吉狄马加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表示,中古两国作家间的交流无论在深度和广度上都还有更多的可能。

以下为采访全文:

人民网:今年是中古建交60周年。您了解哪些中古两国在文学领域的交流成果?您如何评价这些成果?

吉狄马加:今年是中国和古巴两国建交60周年,这对于我们两个国家和人民而言都是值得祝贺的一件喜事和大事。特别令我们感到欣慰的是,60年来我们兄弟般的交流和情谊从未中断过,在文学领域的交流更是硕果累累。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我们就翻译了许多古巴作家和诗人的作品到中国,最有影响的是1959年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纪廉诗选》,纪廉被誉为“二十世纪反殖民反压迫最具有代表性的四大人民诗人之一”,其他三位分别是智利诗人巴勃罗·聂鲁达、土耳其诗人希特梅克以及中国诗人艾青。同样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古巴短篇小说集《旗帜集》,该小说集选译了卡斯帝里耶诺斯等20余位古巴作家的作品;1964年作家出版社还出版了法雅德·哈米斯的小说《为了这样的自由》;特别是1962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由波尔图翁多撰写的《古巴文学简史》,更是让我们比较全面的了解到了古巴文学的历史和现实状况。当然,真正大量翻译古巴的现当代文学作品还是在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四十多年,除了出版过多种版本的《何塞·马蒂诗选》之外(译者是中国最重要的西语诗歌翻译家赵振江教授),还几乎将阿莱霍·卡彭铁尔的大部分作品都翻译成了中文,最让我们可喜的是一些当代活跃于古巴文坛的作家和诗人的作品也陆续被翻译成了中文。2018年由四川民族出版社出版的《风中的居民》,就是古巴当代著名诗人阿莱克斯·鲍希德斯的一本代表性的诗集。

在更为频繁的两国作家诗人的直接交流中,双方都把目光投向了一些更年轻的作家、诗人作品的翻译。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在2018年就重点推出了古巴青年诗人亚瑟夫·卡尔德隆的诗集《五月中的四月》,出版后获得了中国诗人和读者的好评。近几年中国不同的出版机构出版的古巴当代文学作品,逐步呈现出令人欣喜的状态,近期河南大学出版社还将隆重推出拉丁美洲“爆炸文学”的巨著之一,古巴小说巨匠卡夫雷拉·因凡特的代表作《三只忧伤的老虎》,译者是西语翻译家范晔。当然还有一些优秀的作品已经被翻译出版,或正在编辑过程中,无法一一的列举。

这些成果的取得无疑是中巴两国政府、人民及其相关的人士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希望下一步我们要在这方面做更多的努力,在下一阶段取得更让人期待的丰硕的成果。至于中国作家和诗人的作品在古巴的翻译同样也是大大的超过了从前。据我所知,中国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当代作家的作品也开始陆续被翻译成西班牙文在古巴出版,作为一个诗人,我就是一个最好的例证,古巴在五年中,就已经出版过了我的两本西语诗集。

人民网:中国作家协会与古巴文化机构是否有合作项目?两国在文化领域的交流合作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

吉狄马加:中国作家协会长期以来与古巴作家协会有着密切的交流,而且已经持续了半个多世纪,近十几年的交流却更为的密切和深入。

2015年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书记处书记钱小芊率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了古巴,并与古巴作家协会签署了双边友好交流协议,双方愿意进一步推动更广泛的文学交流和合作,古巴作协负责人也先后率团访问过中国,使双方的多层次交流被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今年是中古建交六十周年,古巴又是今年北京图书博览会的主宾国,中古双方作协曾打算在北京图书博览会之后,举办首次中古文学论坛,但因疫情的原因这项活动双方还在探讨。2018年哈瓦那举行国际图书展时,中国被确定为主宾国,为参加这一盛会,中国作家协会专门派出了代表团赴哈瓦那,参加代表团的中国作家都留下了深刻而美好的印象。我相信今年作为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主宾国的古巴,同样会给我们双方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人民网:您认为中国作家有可能在古巴和拉丁美洲的出版市场上扩大知名度吗?古巴图书作品是否有可能在中国市场上被更多读者了解呢?

吉狄马加:这两个问题实际上也是一个问题,无论是对于古巴作家和中国作家而言,把他们优秀的作品翻译成对方的文字给以出版才是最重要的。文学交流的经验和成果告诉我们,只有通过文本的卓越的翻译才可能让对方深入的进行交流,所以我认为无论是从政府层面,还是从双方文学团体的角度来看,最重要的还是要就双方作家作品的翻译制定切实可行的计划,同时也要让双方的作家和诗人能在互访中有更亲密的接触,只有这样,才可能使我们的交流不会停留在一般性的互访上,而是要让交流完全建立在以更大量的翻译对方现当代文学经典的前提下,只要我们双方都能形成这样的共识,两国作家间的交流无论在深度和广度上都会有更多的可能。

人民网:展望未来,您对中国和古巴之间未来的文化关系发展有何期待?

吉狄马加:期待当然是广泛的,同时也是具体的。首先我们都是社会主义国家,有着许多共同的情感经历和独有的社会心理感受,在今天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特殊背景下,我们更应该相互支持并形成合力,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而公正的世界做出我们的贡献。我们在全球事务中要坚持多边主义的主张,反对单边主义和以邻为壑的霸凌主义,特别是在新自由主义给这个世界带来恐怖和混乱的今天,我们只能选择和一切热爱和平与正义的人们站在一起,只有这样,这个世界的明天和未来才是可期待的。

谈到具体的文学交流,我们未来要走的路还很长,我曾经给一位中国西班牙语的翻译家说,虽然我们已经在中古文学的翻译中做了大量的工作,但还有许多现代的经典作品需要我们去翻译。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读到伟大的古巴诗人和小说家何塞·莱萨玛·利马的诗歌集《魔幻数量》和他无与伦比的小说《天堂》,还希望能读到一本完整的尼古拉斯·纪廉的诗歌选集。我还有一个愿望,就是谁能把1963年11月27日被毛泽东主席接见过的古巴诗人罗德里格斯的诗集翻译成中文,这或许是我作为一个诗人的的特殊情结,但我坚定地认为,这些愿望总会在几位中国翻译家的努力下总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相信这一切都会在我的念念不忘中得到应验。

(责编:苏缨翔、刘洁妍)